鸦葱财经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区块链

加不加息央行两难

时间:2022-05-05 来源网站:鸦葱财经网

加不加息 央行两难

加不加息 央行两难 更新时间:2010-9-18 7:41:31   新一轮加息传闻袭来,导致9月15日股市、债市受惊齐跌。此次的版本略微不同,重点在存款利率:一是传允许银行根据自身情况最高上浮存款利率10%,二是传将对储蓄存款给予保值补贴。

这两种传闻都旨在提高存款利率。8月的CPI达到了3.5%,创出新高,而目前一年期存款利率仅为2.25%,连续7个月出现负利率,于是,新一轮的加息讨论日趋热烈,早在2007年,央行就曾表示,较长时间的负利率不利于经济发展,要尽早解决负利率问题,不能让老百姓的钱“毛了”。

对于本报的求证,央行表示对市场传闻不予置评。但市场的担忧仍在,16日上证指数延续调整走势,失守30日均线。

其实央行对于加息历来慎之又慎,因为“牵一发而动全身”。简而言之,要解决负利率问题,如若传闻成真,采用非对称加息——提高存款利率,贷款利率不变,新问题便随之而来:银行的成本增加,且银行正面临着严格的新的监管要求,对正在“在线修复”的中国银行业而言,影响巨大。更何况,也不利于降低高储蓄率的长远目标。如若贷款利率跟着提高,就回到最初的问题:宏观环境的条件成熟了吗?

央行正处于加不加息的两难境地中。

宏观条件成熟与否?

当前央行的政策目标是什么?控制通胀预期还是继续维护经济增长?抑或试图在两者间寻找平衡?

8月份的CPI较上年同期增长达到3.5%,高于7月份的3.3%,这也是2008年10月以来升幅最高的一个月份,而且,由于CPI构成结构上的问题,老百姓实际感受的通胀水平比3.5%更为严重。与此同时,随着CPI的快速上升,加息的讨论也不断升温。

反对加息的理由在于,农产品价格并非需求推动,而是季节性因素导致,加息改变不了目前物价的走势。民生证券宏观经济研究员郝大明认为,加息难以抑制食品价格上涨引发的CPI上涨。我国CPI上涨主要来源于食品价格上涨,食品价格变动主要取决于肉禽及其制品,其次是水产品、鲜菜和鲜果。由于食品是生活必需品,其需求弹性小于1,因此,食品价格波动主要取决于供给因素而不是需求因素。

交行金融研究中心的报告也指出,虽然8月份CPI同比创22个月新高,且近期物价仍可能由于季节性因素出现惯性走高,但随着灾害性天气、需求、供给、货币等多重通胀生成因素影响逐步减弱,物价趋势性拐点正在到来,CPI即将见顶平缓回落。今年有希望达到3%的控制目标。

宏观经济本身尚有不确定性,同时加息会严重打击企业生产经营积极性。银河证券宏观分析师张新法表示,外需市场的疲软已经显现,出口形势不确定因素增加,内需增长超预期,生产活动活跃,短期内通胀形势可控,经济增长稳定态势明显。经济并没有过热迹象,第三季度加息的概率不大。

另外,在欧美都实行低利率的情况下,加息可能引发热钱加速流入。

但持续的负利率如同达摩克利斯之剑那样高悬,是货币管理部门不得不面对的难题,建议加息的声音不绝于耳。

摩根大通董事总经理李晶认为,加息虽然对食品价格没有抑制性,但可以有效改善负利率,预计年终会有一次27个基点的加息。

独立经济学家谢国忠认为,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应该加息5%。

“尤其要关注国际大宗商品市场价格的变化产生的输入型通胀的影响。”国信证券宏观经济分析师林松立分析说,近期全球农产品市场风波不断,在俄罗斯等地小麦减产的消息之后,近期又有巴基斯坦、越南、泰国等水稻主产区出现减产问题,全球问题与中国问题有叠加趋势,2-3个季度内中国CPI 随全球水位的提高而提高至4.5%的可能性很大,加息不可避免。

张新法提道,个人资本投机行为带来的被动流动性增长形成的通胀压力,是控制通胀特别值得关注的问题。个人信贷借近期政策调控,在产能和产量的概念不清晰之际,变身进入钢铁、水泥等被调控领域推高价格,不仅形成通胀新的压力因素,而且投机行为周转资金创造货币推动M2的增长,加剧流动性过剩的局面。

不对称加息?

统计数据显示,经济增长趋稳,但隐患仍存,加与不加,调控部门似乎陷入了两难境地。

非对称加息的方案被提出,提高存款利率,贷款利率不变,缓解负利率的矛盾。目前一年期存款利率为2.25%,若按“上浮存款利率10%”计算,则存款利率将上调至2.475%。

这种方案涉及了中国银行业最基本的利差问题。央行行长周小川最近谈道,2003年以来,中国多数商业银行处于“在线修复”期,修复不良资产率,并急需补充资本。因此,有必要为商业银行维持一定的利差,从而使之加强自我修复能力,加快健壮起来。此外,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商业银行的操作环境、运营环境和法律环境还有较大差距,因此不能总与发达国家比利差,还要与新兴市场国家作比较,而新兴市场国家利差普遍都较大,多数比中国的利差大得多。

同时,周小川也再一次提到了储蓄率,“这次危机提出了挑战。比如,一国总储蓄太高了或者太低了,如美国的家庭储蓄率太低了,中国的储蓄率又太高了,大家都觉得需要调整,那么中央银行有没有责任?”

非对称加息的另一种相反形式是,存款利率不变,贷款利率提高,这有利于金融机构的修复。但对于现在的宏观环境而言,未必是很好的时间窗口,中信证券和高盛都认为,今年年内加息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从历史经验看,经济下行时期,央行加息是非常谨慎。2004年6-9月连续4个月CPI同比涨幅超过5%,但直到10月美联储三次加息后,我们才加息一次。2008年上半年,CPI高达7.9%,2月最高8.7%,1月和6月最低,也高达7.1%,但央行并未加息。

林松立认为,我们错过了最好的加息时机,年初3-4月份温和通胀抬头时,那时小幅加息,一方面可以给予储蓄户“补贴”,一方面降低通胀预期,是非常合适的。但目前而言,并无明显迹象显示总需求有反弹势头,结构调整仍在继续,同时,刺激政策的效应已经弱化,在这种情况下,加息的可能性极低。央行陷入了一个应该加息却不敢加息的两难困境。

对于目前这种困境,周小川的表态是,“一种做法是中央银行不管利差,只出一个政策性基准利率,其他利率让市场自然形成;另一种做法是中央银行对利差要有适当的管理,从而调节银行业对实体经济提供服务的积极性,防止出现过多的顺周期情绪,同时也可以增强银行业自我修复的能力。”

他强调的是,在转轨改革和应对危机的过程中,商业银行的这种积极性和自我修复能力也许是中央银行需要予以考虑的。

把选择权交给银行?央行沈阳分行行长盛松成近日表示,可考虑争取允许东北率先开展存款利率上浮试点,分阶段逐步扩大存款利率上浮幅度,以确保改革平稳有序。

okex交易平台app

欧易app

okex交易平台app